故宫博物院编:《清高宗御制诗》第18册

2019-06-15 20:12

“望霖之际喜鸠鸣,盼霁之时爱鹊噪”之后小注曰:“鸠唤雨,鹊噪晴,农家用为占验。”

堂乃时偶为心固素,所蕴五十余年间,万机发无尽,操之应识要,逐物私斯引。所谓要为何,敬之一字允。乾惕保始终,日跻以为准。(《清高宗御制诗五集》卷八六,故宫博物院编:《清高宗御制诗》第18册,第375页)

其中“履卦”是《易经》64卦之第十卦:天泽履(履卦),君子坦荡荡。此意为:君子在人际交往中,只要能够做到刚健守中,便可将坏事变为好事,让恶的事物亦呈现出好的一面,这样,再大的艰难也能够平安度过。而“幽人”则指隐士、幽居之士。“箕畴”指《书·洪范》之“九畴”。相传“九畴”为箕子所述,故名。“九畴”指传说中天帝赐给禹治理天下的九类大法,即《洛书》,泛指治理天下之大法。

“坦坦荡荡”属于圆明园四十景之一,乃后湖西岸的一处园中园。其园林布局与杭州西湖的“玉泉鱼跃”相似,池周舍下有鱼数千头,系清帝饲养与观赏金鱼之处,俗称“金鱼池”。本景占地1.05万平方米,建筑面积1650平方米。

(《清高宗御制诗三集》卷四二,故宫博物院编:《清高宗御制诗》第7册,第390页)

前宇素心堂系坦坦荡荡最为重要的建筑。素心堂门殿五间,外檐悬挂清高宗御笔“素心堂”匾,后抱厦三间内檐挂“坦坦荡荡”锦边壁子匾。素心堂之名取自陶渊明“闻多素心人”诗句(圆明园管理处编:《圆明园百景图志》,第62页)。清高宗和清仁宗创作不少吟咏素心堂的诗文。

山不在高,水亦澄秀,兼山水趣,偏胜敬参倪莞,禽鱼适悦,可襟怀翰墨,凭征士爱他,即景句义经,得我素心朋。虽然未敢耽闲逸,肯构恒斯励继绳。(《清高宗御制诗二集》卷八七,故宫博物院编:《清高宗御制诗》第5册,第304页)

(《清高宗御制诗五集》卷一三,故宫博物院编:《清高宗御制诗》第15册,第340页)

(《清高宗御制诗五集》卷四七,故宫博物院编:《清高宗御制诗》第17册,第149页)

其中“乾惕”乃引自《周易·乾》:“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,无咎”,意即君子不仅要整天自强不息、勤奋谨慎,而且成天都要心存警惕,好像有危险发生一样,才能免除灾祸,顺利发展。在这首诗中,清高宗认为自己执政50余年,处理过各种重要事务,一直勤政、谨慎。

清高宗除了描摹美景、观鱼之乐,还意在抒发自己追求素心(即心地朴素)的情怀。

《圆明园百景图志》介绍了坦坦荡荡的陈设、布置及其功能(圆明园管理处编:《圆明园百景图志》,北京:中国大百科出版社,2010年,第61-63页)。清世宗、清高宗和清仁宗在圆明园园居之时,常常驾临坦坦荡荡游览、读书,并留下不少诗文。可是,迄今尚无人详尽挖掘这些诗文的内涵。园林大师陈从周先生曾言:中国园林与中国文学盘根错节,难分难离,研究中国园林,似应先从中国诗文入手,则必求其本,先究其源,然后许多问题可迎刃而解(陈从周:《中国诗文与中国园林艺术》,原载《扬州师院学报》1985年第3期,此据陈从周著,陈馨选编:《园林清话》,北京:中华书局,2017年,第60页)。本文将试着解析清帝吟咏坦坦荡荡景观的御制诗文,进一步探究该景观的内涵。

清高宗在此进一步将素心阐释为君主的敬天、祈年、爱民和勤政,并感叹时光飞逝,自己做皇帝已经50年。

清高宗在这首诗中不仅表达对祖父的景仰,以《易经》的卦辞来解说“坦坦荡荡”的含义,表明以仁义统治天下,还念及天下苍生的农业丰收。农业直接关乎国家安危和政权稳定。清高宗在位前期,制定各种政策奖励开垦,改进技术,推广高产作物,推动农业发展,清朝进入全盛时代。

这首诗体现清高宗期盼雨水适宜,以利于庄稼生长,却又感慨万物无常,人对此事无法掌控。尽管清高宗在位前期,农业繁荣,清朝的经济仍然位居世界前列。可是,清高宗在位后期,国内人口激增,各种劝农措施因政务废弛而不举,农业生产和社会经济也急剧衰落。

嘉庆二年(1797),清仁宗颙琰刚刚登上皇位不久,便作诗《坦坦荡荡》以明志:

坦坦荡荡建自康熙后期,后来成为圆明园四十景之一。在清世宗胤禛即位之前,该景观称作“金鱼池”。在皇子赐园时代,胤禛作《金鱼池》诗,云:

综上所述,清世宗、清高宗和清仁宗笔下的坦坦荡荡,不仅妙趣横生,他们还追求坦坦荡荡的人生境界,表达注重修身养性、重视农业、施行仁政和勤政爱民的政治理念。